郭杰:倾听历史的回声——《新华颂(公木诗文选)》出版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21-06-07  浏览次数: 31

著名诗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词作者公木先生


长春出版社出版的《新华颂(公木诗文选)》(以下简称《诗文选》),把公木先生过去未曾公开发表、文集中也没有收入的诗文作品,汇集起来,付印成书。这是一件不同凡响的好事情——因为这将有助于更真实、更全面地认识公木其人及其思想和作品,同时也为20世纪中国文学和学术文化,增添更丰富的第一手材料,使之呈现出更饱满的历史原貌。


487x711_f0987af5ed3d2c21.jpg


公木先生(1910—1998),原名张松如,河北辛集(今属石家庄)人,我国著名现代诗人、学者、教育家。

他早年在北京投身左翼文学运动,抗战时期辗转来到延安,投身到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历任抗大政治部宣传科教育干事、八路军直属政治部文艺室主任、鲁迅艺术文学院文学系教员等职,创作了《鸟枪的故事》《哈喽,胡子》《我爱》等优秀诗篇,并与作曲家郑律成合作完成了《八路军大合唱》(其中《八路军进行曲》后来演变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与诗人何其芳合编《陕北民歌选》,还出席了著名的延安文艺座谈会。抗战胜利后,赴东北参与创建东北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前身),担任教育长、教育学院院长等职。后调任鞍山钢铁公司教育处处长、中国作家协会文学讲习所所长等职。1957年,下放到吉林省图书馆劳动。后调到吉林大学工作,先后担任中文系主任、副校长,并担任吉林省作家协会主席、吉林省文联名誉主席、中国毛泽东文艺思想研究会会长、中国诗经学会名誉会长等职。在此期间,他曾写下大量文学作品、学术著作,为我国的文艺事业、学术发展、人才培养等,作出了重要贡献。

公木先生也是我的恩师。

1990年底,我于东北师范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此后八年时光,就是在吉林大学工作,担任公木先生的学术助手,协助开展国家“七五”社科重点课题的研究工作,后来形成了九卷本大型著作《中国诗歌史论》,将从上古到现代的中国诗歌艺术发展历程作了全面深入的总结阐述,获第一届国家社科项目优秀成果奖和吉林省优秀图书一等奖。在此过程中,我作为副主编,在公木先生的亲切关怀和指导下,从策划选题到组织撰写,尽了一份绵薄之力,同时更从先生的高风亮节和精识卓见中,学到许多宝贵的东西,成为终生难忘的精神财富。在绿荫覆盖的长春东中华路上,在那座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十八家”的淡黄色楼宇的二楼,先生那朴素而温暖的寓所,对我来说,犹如一座启迪智慧、增长学识的殿堂。师生对坐,如沐春风,耳提面命,醍醐灌顶。每念及此,多少珍贵的回忆,就会从脑海里一幕幕闪现出来。

所以,当中良兄转达吴翔师母之命,要我为这本书写一篇序言,我感到了义不容辞的责任——不仅是出于回报师恩的私人之谊,更是弘扬优秀文化传统的使命所在。


975x665_8291a9cc70efdf2e.jpg

公木先生和学术助手郭杰探讨问题


公木先生平生著述,大略可分为诗歌创作和学术研究两大类。在诗歌创作上,其已出版的诗集主要有:《鸟枪的故事》(东北书店,1947)、《哈喽,胡子》(五十年代出版社,1951)、《十里盐湾》(人民文学出版社,1953)、《中华人民共和国颂歌》(作家出版社,1954)、《公木旧体诗抄》(四川人民出版社,1984)、《我爱——公木自选诗集》(时代文艺出版社,1990)、《人类万岁》(解放军出版社,1999)等等。在学术研究上,其已出版的著作,多半集中在诗歌研究方面,如《谈诗歌创作》(新文艺出版社,1957)、《诗要用形象思维》(河北人民出版社,1979)、《诗论》(四川文艺出版社,1985)、《中国诗歌史论》(吉林大学出版社,1985)、《第三自然界概说》(吉林教育出版社,1993)等;也有一些,则涉及中国传统思想文化诸方面的研究,如《中国文字学概论》(北平新亚书局,1935)、《历代寓言选》(中国青年出版社,1983)、《先秦寓言概论》(齐鲁书社,1984)、《老子说解》(齐鲁书社,1987)、《作诗 治学 为人:公木序跋选》(长春出版社,1995)等。

这些著述,绝大部分已收入到著名中国现代文学专家、吉林大学原校长刘中树教授主持编辑的六卷本《公木文集》(吉林大学出版社,2001)之中。这部340万字的文集,堪称其毕生心血的结晶,体现出诗歌创作和学术研究的独创性,曾获2002年度吉林省优秀图书奖和长白山优秀图书一等奖,产生了很大社会影响。

尽管如此,由于公木先生在漫长曲折的人生历程中,怀着惊人的热情和活力,创作了众多内容丰富的著述,而为种种原因所限,总还是有一些诗文作品,未能收入上述文集中,不免形成遗珠之憾。而今,这部《诗文选》的整理出版,恰好弥补了这一历史遗憾,怎能不令人为之欢欣鼓舞!


1080x711_7c9a67af7cbbc409.jpg

公木先生和解放军战士在一起


这部《诗文选》,包括诗歌60多首,文章10余篇,虽然作品数量不算特别多,但在内容上却显示出独特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

诗歌部分,有1933年从事左翼文艺运动时创作的《工农歌》,有1939年在延安时创作的《快乐的八路军》,反映了作者早期参加和见证的革命活动;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创作的《十月一日》《黄花颂》《水兵之歌》,表现了对祖国、对领袖、对人民军队的深厚热爱之情;有《风》《时间》那样深邃精辟、耐人咀嚼的哲理诗;还有许多语言形式典雅、体现了时代精神的旧体诗。总之,反映的生活题材是丰富多样的,较其著名的代表作,艺术上虽容有参差,而其历史价值和文献意义则是毋庸置疑的。文章部分,包括回忆性的和议论性的两类。回忆性的文章,如《回忆我的大学生活》《延安整风和文艺座谈会》,虽是回忆个人早年、中年生活之片段点滴,却带出了整个时代的历史巨变。更多的则属于文艺回忆录的性质,如《颁发军歌随想》《试论新歌诗,缅怀郑律成》等,深情讲述了作者与杰出音乐家郑律成合作《八路军进行曲》的历史过程,留下许多难忘而珍贵的记忆。《关于〈东方红〉歌曲创作的信》《党的光辉历史的见证》等,则对著名歌曲《东方红》的创作、改编、流传过程,从当事人的角度,做了翔实记录,留下宝贵的史料。《歌诗之路》,回顾了为电影《英雄儿女》创作主题歌《英雄赞歌》歌词的过程,让人们对这首60多年来脍炙人口的歌曲作品的形成,有了更加亲切深入的了解。议论性的文章,如《雷殛强盗说》,这是其现存最早的一篇文章,作者时年13岁。虽然只有短短60个字,却颇能铺张扬厉,显出了少年锐气。《庆祝抗战胜利50周年》,表明了对帝国主义死灰复燃的高度警惕。《不应把中国古代诗学放诸“死海”》,表达出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呼吁。

而最可贵的,则是作者在《假如让我得重生》中所表现出来的坚定理想信念。文中写道:“天苟假我以年,让我再活一个‘80’岁,我定心不改初衷,继续与历史主线相结合,不是相游离,更不是相违背。”“我相信‘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我相信‘铁流两万五千里,直向着一个坚定的方向’。”这是经历了大半个世纪的奋斗历程的一位战士诗人,无论遇到多少磨难和曲折,都从未动摇的坚如磐石的信念,是他留给后辈的发自衷心、富有远见的告白和召唤!当人类历史进入到21世纪的第20个年头,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东方的形象和引领世界潮流的壮举,再次证明了公木这位世纪老人的信念和预言,是多么睿智和超远!

这部《诗文选》,由长春出版社整理出版,具有特殊的意义。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公木先生与长春出版社关系极密切、感情极深厚。他的多部书稿(包括由我协助完成的《周族史诗研究》,张中良是该书责编),都是由长春出版社精心编辑出版的,问世以后,产生了很大反响。这里,特别要提到公木先生的名著《毛泽东诗词鉴赏》,这是一名从延水河畔、宝塔山下走过来的战士诗人对领袖风范的独特体会和准确把握。该书由长春出版社于1994年初版,26年来,已出普及版、珍藏版、纪念版、学生版,共重印了100余次,发行了100余万册,被评为全国优秀畅销书,其社会影响是很深广的。

在这部《诗文选》中,值得珍视的,是收入了《贼》《强盗》这两首一往情深、炽烈如火的爱情诗。这是公木先生1948年10月3日怀着对吴翔师母的澎湃的恋情,一气呵成写下来的。这一直是他们夫妻之间的秘密,是过去从未公开发表过的。公木先生一生经历了三段婚姻。第三段婚姻,就是与吴翔师母的幸福结合。公木先生在《自传》中写道:“随着新中国的成立,我也重新组成了家庭。时间:1950年2月3日,地点:长春。是经过三年多秘密的有时是内心的恋爱的结合,日近中天,才真正体会到‘女人是男人的一半’。” 《贼》《强盗》这两首诗,正是“三年多秘密的有时是内心的恋爱”的艺术结晶。两首诗在语言结构上基本相同,在情感格调上也完全一致,堪称姊妹篇。姑且举《贼》一诗:“你是一个贼/你偷走了我的平静/通夜我闭不上眼睛/天不亮就爬起来/每一阵叩门声/都使我怦怦地心跳/我注视着窗前的草绿/秃了顶的葵花茎在诉着秋深/秋天的太阳是多么温暖啊/ 而我又听见一声深深的叹息/发自我的肺腔里/我觉得幸福 /却又无限苦恼/像初孕的少妇/不安而焦躁/我打开喜爱的书本/想听一听我所崇敬的先辈们的教言/而每一个字变成一个顽皮的鬼脸/看他是多么顽皮/胖胖的甜甜的笑眯眯的……”请原谅我一字不落地全诗照引,如此奇妙的诗句,如此热烈的激情,我实在不舍得删掉任何一个字眼儿!这首诗,是独特而难得的爱情诗的佳作。而在实际生活中,他们二人不管经历多少坎坷磨难,都始终相亲相爱、不离不弃,共同携手走过了漫长的人生之路,成为家庭伦理的楷模、夫妻之情的典范。


973x727_e500143fa87ff679.jpg


过去我在公木先生身边工作,有时感到奇怪,无论多么琐细的事情,师母都能安排得按部就班、井井有条,后来我才明白,原来每当我和先生在客厅谈话时,师母常常在隔壁的小房间里,一边收拾家务、一边也在做些必要的记录啊!不仅如此,就是那皇皇6卷《公木文集》,师母也是一直精心协助先生收集整理材料,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现在,这部《诗文选》的整理出版,也同样凝结着吴翔师母的许多心血啊。她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延续着公木先生的事业,也延续着他们之间的爱情!给前辈师长的大著写序,既是幸事,也是难事——仿佛在前辈凝神注视的目光中参加一场大考,要把积年学习所得汇报出来,一字一句是含糊不得的。自愧多年来学业荒疏,深恐交不出令人满意的答卷,但回想起每次先生交代任务时那温暖的神情,又好像增添了一些信心。且把自己的学习体会如实写出,算作一篇读后感吧。写得或许不够全面,公木先生诗文俱在,就请大家一起亲炙原著,倾听历史的回声吧。


〔作者简历〕 郭杰,江苏徐州人。我校1977级中文系校友。现任深圳大学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诗经学会副会长,中国屈原学会副会长,历任深圳大学文学院院长、华南师范大学副校长、广东技术师范学院院长。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教学研究和高等学校管理工作。着有《古代思想与诗的世界》《屈原新论》《先秦诗歌史论》《白居易小传》《元好问》等书,出版诗集《故乡的歌》,主编(十卷本)《中国文学史话》。在《人民日报》《文艺研究》《文学遗产》等报刊发表论文数十篇。

版权所有:江苏师范大学校友会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铜山新区上海路101号 邮编:221116
电话:0516-83536971 传真:0516-83536971 邮箱:jssdxyh@js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