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杰 : 人淡如菊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18-09-26  浏览次数: 57

  

 暇时整理书房,检出恩师廖序东教授惠赠的《人淡如菊一一语言学家廖序东》一书。这是江苏省社科联所编《江苏学人丛书》之一,是由多篇回忆或评论文章汇编而成的一部纪念性文集。扉页上,廖老师亲笔题赠并签名。字写得仔仔细细,认认真真,正是廖老师的一贯风格。细看题款日期,是“〇三、十、一”(即2003年10月1日),屈指算来,已是整整十五个年头了。       

 廖序东教授(1915一2006),我国著名语言学家,在现代汉语语法体系的建设发展中,作出了卓越的成就。他还是一位毕业“传道授业解惑”、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的令人爱戴的好老师。担任徐州师范学院(今江苏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数十年,竸竸业业,勤勤恳恳,为学生培养、学科建设、学校发展、学术进步,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我本人是文革后通过首次高考入学的77级学生,有幸聆听了廖老师亲自开设的多门课程,深感受益良多,留下了难忘的记忆。2012年,为纪念母校60周年校庆,我曾写过一篇小文,其中写道:“廖老师是一位著名的语言学家,他和兰州大学黄伯荣教授共同主编的《现代汉语》,作为教育部统编教材,几十年来在全国各高校被广泛采用,至今仍保持着极其广泛的影响。在我们学生的心目中,廖老师更是一位严谨认真、和蔼亲切的老师。杜诗所谓“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用来形容廖老师那春风化雨般的教师品德和风范,真是再恰当不过了。他是把教学与科研紧密结合起来的典范。他给我们讲授现代汉语语法,使用的是他自己创立的语法体系,特别是那一整套的符号分析方法,科学合理而又简便实用,非常适于学习和推广。他以此拓展到古代汉语语法,也是使用自己亲手编订的教材《文言语法分析》,使古奥难解的古代汉语在这套简明的语法体系中显示清晰的语法脉络,许多难题都迎刃而解。”临近毕业时,我虽然抱定主意要抿考古代文学专业的研究生,而“现代汉语”的毕业考试还是拿到了92分的较高成绩,真要感谢老师的谆谆教导啊!      

  重读这本《人淡如菊》,对廖老师的生平事迹和道德文章,有了更进一步的细致而生动的了解,内心涌起深深的感动。黄伯荣教授在《喜撰教材结友谊》文中,回忆了他和廖老师共同主编《现代汉语》时的往事,和由此结下的深厚友谊。廖老师早年的学生邱鸣皋教授,是著名词学家,也是我的老师,后来担任了中文系主任、副院长和院长。他在《人格的力量》文中,回忆了给他“以深深震撼的两件事”。一件是1986年初,国家组织编篡了《中国人名词典》,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而廖老师是徐州师院惟一入编人选。但廖老师在审读条目时,把“教育家”、“语言学家”的概括语删去了,“坚持不用这些词,尤其是不能用“家””。第二件是1991年11月,当学校决定给予廖老师首批政府特殊津贴时,他多次恳切推辞:“这个特殊津贴不要给我,我老了,不能办什么事了,还是给年轻的同志吧!”“心里很不安。”这种淡泊名利的态度,真是令人感动!尤其在市场趋动、世风躁动的时代环境下,更有教育意义。      

  书中作者,还有李成蹊、李建钊、徐立芳、王惟甦等老师,他们的文章,从不同角度回忆了廖老师的道德文章,既有科学的评价,也表达出浓浓的崇敬之情。细细读来,仿佛时光倒流,又回到了四十年前的母校校园,回到了这些老师们的课堂上,真真感到亲切有味。廖老师的那些登堂入室的学生,则更多是从学术史的广阔视野上,评价他的重要贡献。如刘利教授的《考虚词之“修能”,释屈赋之“内美”》,就通过精审的分析比较,揭示了廖老师的《楚辞语法分析》一书所蕴含的多方面学术价值。刘利兄是徐州师院中文系1978级学生,后跟随廖老师和古德夫老师等读研究生,现任北京语言大学校长,并主持国家社科重大项目,堪称登堂入室,把老师的学问发扬光大。廖老师毕业呕心沥血,教书育人,培养了众多人才,在不同行业做出各自的贡献。老师泉下有知,亦当含笑了。      

   这本书名《人淡如菊》,起得真好!语出《二十四诗品》中“典雅”一品:“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书之岁华,其曰可读。”以浓郁的诗意,象征了廖序东教授毕业的渊博学识、认真精神和淡泊情怀。     

     2018年9月

 (郭杰,男,徐州市人,我校中文系77级校友,深圳大学教授,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广东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版权所有:江苏师范大学校友会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铜山新区上海路101号 邮编:221116
电话:0516-83536971 传真:0516-83536971 邮箱:jssdxyh@js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