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军:介乎之间——徐州的天气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18-07-09  浏览次数: 81

 

11月10日,天气冷的很,凌晨的徐州稀啦啦地下了小雪。

刚结束冷冷的雨,又开始下雪了,徐州的天气就是这样,既没有海的豪迈,也没有山的沉稳,更没有江南烟柳的清秀,始终以一种徐州特色的秉性介乎于南北之间,让人爱不起来恨不起来。

初来乍到时,还是在夏末初秋,除却周围干燥点,其他的感觉与海边的家很是相同,只可惜的是好景难长,不日便开始了秋风秋尘的愁煞人。也许是由于天气干燥,也许是因为环境的不近人意,总觉得徐州要么灰蒙蒙一片,要么白晰晰一片,绿是很少有的,人为种植的市树银杏也是青中泛黄,难使人有尽兴的感觉,秋风来过以后,本就不怎么蓝的蓝天和灰纱蒙过了的夜空更似与人隔了一层间距,很让内心闷的慌。

离冬至还蛮有一段日子,寒气便逼满了徐州的空间,在这个时间即使风不是很大,也可以裹的人脸紧紧的,绷成皱色;间或有些雨,更是清冷袭身,闹的凉气直从脚底传到发梢,没办法,只好缩得颤颤的,别里科夫一般。马路上急走的行人,全都被压下了身子,仿佛个头突地变矮了,话也被冰住了,懒得、难得出口,偶尔的几句,也是拼命牢骚使劲痛斥这鬼天气,一边咒骂,一边苦笑。

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冬天,冷就不仅仅是概念和表面上的了,就像原本就是从体内发出,并且还源源不断,由里及表地冷!晚上睡觉时,常不得不把头缩到被窝里,否则清晨醒来时,鼻子不铁青也得冰凉,连头发都像滤过冰水,甚至在甩动时还能发出沙沙的响声;没法多贪热被窝,要不,一会儿,那原本热乎乎的被子便在你的轻动下灌输了冷气,再暖和再柔软的被子也如同铁板压身了。

春天,姗姗来迟,然后急匆匆而过。短暂的春意后,紧挨的便是闷热的夏天。少雨水的徐州,在夜以继日的高温蒸堵下,往往能憋热的人发慌发憷,恨不得立马逃开;这时候,风也八成是怕热了,决少有跑出来溜达的时间,电风扇里晃出的风则全是热乎乎的想要烤人;刚以为冲过凉水澡后可以舒服几下,热汗赶忙又踞到了身上······

没办法,已经在了这样的环境中,想让气候适应自己,简直没一点可能,只好熬下去了。当然,这也未必全是坏事,也许适应了这里,以后到其他地方便不再有难适应的时候了——这一点,算是物极必反、差强人意吧。

  

作者简介:李晓军,我校中文系2001级校友,无锡校友会副会长,现在江阴法院工作。  

  

版权所有:江苏师范大学校友会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铜山新区上海路101号 邮编:221116
电话:0516-83536971 传真:0516-83536971 邮箱:jssdxyh@jsnu.edu.cn